延邊金科食品機械有限公司
133-9433-0000
新聞詳情

做年豆腐

瀏覽數:181 

兒時,我家里窮。每到年關,父親到集市上買回幾斤豬肉、兩副對聯貼廳門和廚房門、一串鞭炮供正月初一開大門,這便是兒時過年父親準備的簡單而豐富的年貨。煎糍粑的糯米和油是生產隊里分的,年夜飯我和哥哥“扛”的雞腿是母親養的,蘿卜白菜大蔥是父母親在自家菜地里種的,而過年必不可少的煎豆腐和水豆腐,是母親親手做的。

  黃豆是易長的豆科植物,它不擇地而生,就像我們鄉下的孩子。記得父親每年都有騰出兩塊菜地種黃豆,母親也在房前屋后田埂旁種黃豆。這樣我家每年都能收上兩斗豆子。我小時讀書做寄宿生,母親就炒黃豆給我帶菜,一瓶炒豆子就能吃上一星期,那時炒豆子是**的菜了。剩下的豆子,除了送人,就是留著做年豆腐。

  做豆腐前一個晚上,母親選好四升顆粒飽滿的黃豆用溫水浸好,等豆子鼓滿了一盆,就拿到鄰居家的小石磨上磨。母親推磨的姿勢很好看,我至今還認為那是最美的勞動之舞。經過一上午的推磨,磨出一桶白白的豆漿。

  吃過午飯,母親開始做豆腐了。母親做的豆腐不是用石膏做的豆腐,而是油漿豆腐,油漿豆腐與石膏豆腐的制作程序是不同的。母親先用細白布袋把上午磨的豆漿過濾一遍,榨出一袋豆渣,留下純白的豆漿,然后把生豆漿下到鍋里,用明火先燒開后,再用文火慢燉一會兒,等到半生半熟的豆花漂浮起來后,打入大木桶。石膏豆腐是按比例放入石膏加蓋等任其自然成豆腐腦時打入木箱即成,而油漿豆腐是將半熟的豆花打入大木桶后稍涼一會兒,再用一只大木勺將豆油游轉進豆漿里,在母親游旋木勺的過程中,我看到豆腐腦一點點在大木桶里發起來,作翻江倒海的樣子,不一會兒那些豆花會聚成一團,成為豆腦白若乳汁、鮮嫩無比,豆腐基本算做成了。

  此時母親看著站在大木桶邊的我嘴饞的樣子,就盛上一大碗的豆腐腦遞給我說:“豆腐腦是補腦的,吃了媽媽做的豆腐腦,會聰明伶俐,要多讀書?!蔽掖罂诖罂诘爻灾赣H做的熱氣騰騰的豆腐腦,感覺寒氣頓消,神清氣爽,真是人間美味。潔白的豆腐腦水洗一樣的甘醇,鮮嫩中透著一股清香,彌漫出無比的幸福。

  我吃著豆腐腦,看著母親將木桶中的豆腐腦均勻地舀在四個木箱里,用紗布包好,再用一石塊壓住,大約一小時后,厚實的年豆腐就做成了。母親一邊裝著豆腐,一邊說:“到了除夕,我做豆腐包給你吃,吃了媽媽做的年豆腐包,一生都會平安幸福?!甭犃四赣H的話,我巴不得明天就過大年。

  如今,鄉下人的日子也好過了,吃豆腐不再是新年的專利,鄉下做豆腐卻越來越少了,因為天天都有走村串戶賣豆腐的人,他們賣的豆腐在制作過程中添加了許多化學成分來增加提白、松軟、鮮嫩和重量,與我兒時鄉下吃的母親做的純天然油漿豆腐不是一個味兒。所以母親做的年豆腐成了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